是溱鸦吧

【叶蓝24h】部分架空二十一题+部分温暖三十题

——OOC预警

——注意避雷

——可能会有不自觉而且完全无法修改的踩角色请见谅

——文笔滞涨不要抱有太大希望希望太大失望也大对不对【闭嘴你

——糖,保证是糖

——后记有彩蛋记得看哦【其实不看也没关系啦x

 

 

 

1.幼稚园(幼师)

早上还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的好日子,刚到中午一个雷就咔嚓劈下来,倾盆大雨浇了还在外面收拾玩具的蓝河一个措手不及。

措手不及的下场就是给雨浇了一身,从头到脚几乎找不到一处全干的地方,上衣和头发更是重灾区,完全落了个一捏一把水的下场。

被打湿的衣物黏在身上极不舒服,于是蓝河先回了趟寝室换了身衣服又用毛巾草草擦了几把头发,才赶往他所带的花花班教室。
——那边有叶修在……应该没事的吧?
正小跑着往那边赶的蓝河分了心这么想着,一拐弯因为走神和某人撞了个满怀。

鼻尖窜入熟悉但被混合雨水味道的风冲淡了的烟草味道,想必是刚抽完烟然后找了个通风处——蓝河瞟见叶修肩上的几处不太明显的水渍——或者说是就近了一下直接开了窗晾了会去去味儿,好处就在于这会儿几乎淡的不凑到怀里去就完全闻不出来。

蓝河突然觉得不对,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是吃午饭的时间。但从窗口看进去他们都乖乖坐在小桌子面前拿勺子吃饭,而且还安静得不像话。

“怎么那么安静?”他问,平时这群祖宗吵得能把房顶掀得倒个儿,花花班的孩子们虽说年龄也不算小但都不知道从哪儿学了一大堆歪理,平时光是因为玩具引起的小小纠纷都要调解很久,让他们乖乖坐着吃饭简直是一场颇为吃力的战役。

“哦这个啊,”叶修认真脸,“我告诉他们小蓝老师被巫婆抓走了,如果乖乖吃饭的话叶老师就会变成骑士去救小蓝老师,然后就这样了。”

“就这样?”他在这群祖宗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吗?

“就这样。”对啊你在这群祖宗心里真的很重要以至于他们都不让我当王子。

……他应该从为什么自己是公主开始吐槽起还是应该从为什么面前这个人是骑士吐槽起比较好?关注点完全错了的小蓝老师这么想到。

“行了公主大人。”叶修捏了捏那张不自觉流露出有点蠢表情的脸,“要卖萌等会卖,哥给你全包了;现在小祖宗们马上就要吃完饭出来了,趁着这个机会多哄哄等会还要午睡呢。”

“谁卖萌了啊!……不对,谁是公主啊!”

 

2.警匪+“猜猜我是谁”

蓝河从喻文州的办公室里出来,脸上的神情颇为放松。

他带着重案组刚搞定手头的一桩案子,几乎整组都得到了十分慷慨的一周假期,这在最近一段时间都忙得天昏地暗的警局里拉了一手好仇恨;但只要回想一下之前他们全组人都毫无例外的挂着两个颇大的黑眼圈,包括组长蓝河在内的几人恨不得会分身术,他们去食堂吃饭围观群众都有一种只要他们眼皮子一合就会把脸埋在饭里睡过去的奇妙预感之后,心里就莫名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感,然后继续忙得天昏地暗。

交接完工作之后蓝河和为数不多的几个还勉强保持清醒的组员道了别就打算回去,他虽然还有些许困意但精神状态还不错,这都归功于盯梢时的两人轮换休息制。

他倚着正对电梯门的那面墙,借着从办公区域带出来的那一点暖意防身。盯着屏幕上跳动的数字打了个哈欠,思考起了要不要在边上的面馆吃碗面再回去。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地下车库的冷风呼的灌进来,彻底驱散了剩下的那点暖意;蓝河打了个哆嗦,放弃了之前那个想法的同时加快脚步往车那边赶,他没什么特别的毛病,不抽烟也不喝酒,唯一一点就是怕冷,特别怕冷。

此时刚入冬,严寒的余威犹在。偏偏他的外套还扔在楼上,因为等电梯还要一段时间的缘故根本就不想去拿。

坐进车里关好车门他才好受一点,虽然现在车里也暖和不到哪里去,但至少还有空调可以开。插上钥匙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将暖空调开到最大,然后才扣上安全带。

就在这时他的视线突然被完全遮挡,带着刚好温度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这种在他意识里属于袭击的行为令他下意识向后就是一个肘击,但忘了这是在什么地方的蓝河这一击直接揍到了铺着垫子的座椅上,反作用力震得他整条手臂麻了一半。

他身后的人似乎是没忍住笑出了声,乐了一阵之后才道:“咳……猜猜我是谁?”

蓝河嘴角一抽,这个声音他耳熟的要死,基本上除了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待家里之外,自己这近一年多来每天早上听到的第一句话和入睡时的最后一句话基本都是这个声音。

“叶修?”他一边明知故问一边伸手去拨拉那双手,“黄副局不是成天盯着你那儿么,你这又是怎么出来的。”

“这是机密,”叶修松手,“老板娘不让说。”

“……平时怎么没见你嘴这么严,上次那个推销的还是卖保险的来你不就三言两语的被人家把手机号套走了么。”

“谁告诉你我留的是我自个儿的手机号了,”他眨眨眼,“我留的是你们黄副局的。”

蓝河回头瞪他:“你这人怎么这么无……唔?!”

 

3.黑帮/帮派

蓝河从午睡中清醒的时候身体里还残余着倦意,翻身把被子压到身下,微凉的被面是很容易让人上瘾的东西,空调还在运转着吹着冷风,遥控器扔在床头柜上,隔壁放着手机。

他没在午睡的时候被电话吵醒就说明他下午没有工作,相当于放了个假,因此便可以继续睡。

这很棒没错。蓝河心想,但他在翻身打算继续睡的时候这个想法就化成了两个字的简单粗暴的粗口——我日。

有个逆着光的人影坐在他床边,虽说看不要清楚脸但还是能感受出来那人是在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因为两度翻身的缘故他离那人不算近但也不算远。

但刚睁开的眼睛受不了任何一点的强光刺激,更何况是夏天下午两点的阳光,眼睛顿时像是被灼伤一样火辣辣的疼,生理盐水也糊了满眼。

蓝河下意识伸手在枕头底下摸到了那块冰冷金属,确定了不会被人一击脱手之后他把那支伯莱塔抽了出来,上趟后枪口直指那人的脑袋。很显然他的眼睛到现在也不是很好受,因为一时间还无法适应光线只好眯着眼睛。朦朦胧胧间看见那人似乎准备在兜里掏点什么东西出来,立马喝到:“别动!”

那人开口道:“哎哟救命啊蓝河大大谋杀亲夫啦!”还一边挺无耻的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蓝河彻底给这句话气清醒了,他要再认不出来这人是谁就真的是傻X了。

“叶修你要点脸成吗!”他把枪一摔,“你什么时候成我亲夫了我都不知道!”

“嗯…一日夫妻百日恩?”

 

4.奇幻:刀、魔法和冒险者

训练场内一片都是爆炸烟雾和各色武器的流光光芒,沿着外围走的叶修身后跟了个记录员。冯宪君下了死命令让他挑个固定搭档,于是派了个记录员跟着顺便领着他在各大训练区晃悠找搭档。

其实吧叶修是把这当做免费且包午餐的旅游来着的,找搭档什么的他完全不觉得这种好运能落在自己身上,翻遍整个联盟和他精神波动贴合的根本没有,所以只好找到各大训练区去了。

这是蓝雨一号训练场的对练场,此时他所观看的是一场剑客和术士之间的对决。

“蓝雨剑客和术士怎么那么多。”他说,“万一给联盟培养出一大堆话唠和手残来那就成千古罪人了,玩这种战术的战队就应该取消比赛资格。”

作为蓝雨粉的记录员小姐瞪着死鱼眼差点捏断手里的笔,一脸没蛋也疼的样子。对方虽说是联盟公认的大神,怎么就是让人尊敬不起来呢。

“诶这场还不错,”叶修在某山观赏玻璃后停步,“那个剑客叫什么?”那里头是两位剑客。

“绕岸垂杨28岁,进来的兴起之秀,手里的光剑叫‘涛连晓雾’,观用手…”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停,谁问你这个了。”某大神指了下那个貌似被压着打的剑客,“我问他,你说的那个又不会赢。”

“可是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他不是都会赢的嘛?而且看上去他的斗志还挺足的样子?”记录员仔细看了战斗后说到,她本身也是一位战斗力还不错的职业者,不是那些身娇体弱的真·文员,因此对战斗有着不错的判断力和敏感度。

“不,他那是亢奋,你看他现在越来越猛的攻势,这种毫不计算体力的攻击,到最后只会耗尽自己的体力,而另外一个剑客…”

“蓝河。”记录员赶快报上名字。

“名字不错。”他简单点评一番,“他看似是被压着打,但其实是在等对方体力耗尽之后再一波带走。”

“可是躲避和防御也是须要体力的,一般来说剑客的底牌不是通常很费体力的吗?”

“你没注意看,他的防御大多数是将大部分力卸掉,只有完全卸不掉的才会真正硬扛。刚刚那记银光落刃他没闪开也没用技巧卸力,看来是要反击了。”

对于后辈的疑问他总是十分有耐心的,在各种情况下都一样。

在他们谈话间下方的战斗已经分出了胜负。

也正如叶修所说的那样,在最后一招的时候给了绕岸垂杨一记狠的。

(假装这里有烟雾和光影因为作者不会写这种东西)

“就他了。”叶修点燃一根烟。

“什么?”明显还没反应过来的记录员一头雾水。

“搭档。他当刚刚他发出最后一招的时候精神力场明显扩大了范围,刚好他的精神波动我也感觉到了。”他吐了口烟,青灰色的雾状物萦绕在他身边,“跟我还挺搭的。”

 

5.奇幻:王、骑士与剑+睡着的猫和他

此时红蔷薇的香气正是最浓郁的时候,整条第七花街都弥漫着不至于令人喘不过气也不至于令嗅觉一般的人完全闻不到的花香,还有巧手的姑娘烤了花饼放在临街的窗台上贩卖,空气中平添了一股烤饼干的甜香味道。

蓝河是蓝雨城麾下蓝雨骑士团的副团长之一,此时他刚结束了午间的城防巡逻,一在自家松软的沙发坐下就不想挪窝,连“要睡觉回床上睡”的心思都打消了。

因为正副城主都被选为24职业骑士的缘故蓝雨城开始了十分频繁的秩序整顿,几乎所有的地痞混混都被扔进了矿区或者更需要无偿苦力的公营机构。为了圆满达成这次任务,蓝雨骑士团的三位副团长都必须要分早中晚三个时间段在城内溜达……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维持秩序。

好吧这无形中和笔言飞看到文件时脱口而出的一句吐槽莫名的贴合上了:“这是事儿妈还是事儿妈还是事儿妈?我们不是管城防的吗现在跟个保姆有什么差别!”

【其实城防还有另一种说法……叫保安。(不是】

总之,蓝河巡逻完而且接完工作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一向有午睡习惯的他此时困意一阵阵的往上涌,恰好养的猫三两下窜到蓝河手边,他也没客气,抬手顺了两把毛还捏了捏粉红色的肉垫,但还是抵不过修普诺斯扇动的翅膀*,就着带有长流苏的靠枕睡了过去。

叶修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外套随便搭在高背椅上的青年还穿着衬衣就睡了过去,那个靠枕看上去除了能稍微让颈椎好受点之外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的作用。而那只和他向来不亲的猫正蜷在蓝河手边睡得打呼,丝毫看不出挠破他皮时的凶残劲儿。

有风带着花香和极其细微的人声从因为贪凉开了条缝的窗子偷溜进来,午后毛茸茸的日光不讲究也不加修饰的落在睡着的青年脸上,两排睫毛在那张清秀干净的脸上落下两排细密的影子。木质地板被闪到发暖,涂了桐油反射的光像是能暖化人心。

他突然觉着这样也挺好,有点过日子的感觉。

 

6.咖啡馆/茶楼

蓝河坐下后伸了个懒腰,他周末还在公司加了一上午的班;对,没有工资的那种。

此时正是中午,咖啡馆里的人……好吧除了他根本没人。他和这家咖啡店的老板算是朋友,刚好这里离他上班的公司近,有时办公室里头知道他俩交情的小姑娘们要喝下午茶也是托他从这里买。一来二往的,交情也深了不少。

“一份茄汁牛排意面一杯拿铁。”他大概能猜出来叶修这个时候除了在吧台后头打荣耀就是在厨房里捣鼓新的东西,于是直接冲那边喊。

“明白。”只用一层布帘和外头隔开的厨房里头传来叶修的声音。

冬日的暖阳透过干净明亮的玻璃晒得他发困,店内并未布置什么芳香植物,但满室尽是温暖的甜点和咖啡煮沸时混合的暖香。

“你周末不是不上班么?”叶修只端了杯拿铁过来,“店里的意大利面上午就没有了,先喝点东西?”

“加班啊,之前做好的程序一直在报错,结果搞到下班了保安来锁门的时候都没搞定,就只好周末来弄,结果没想到还是弄了一个上午。”他表示了没关系之后看着拿铁上头的拉花有点下不去手加糖,糖包拿起放下的动作重复了几次。叶修似乎是看出了他在纠结什么,一边说着哎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一边拿起勺子在蓝河惊骇的目光中把拉花搅得一塌糊涂。

过了一会儿蓝河似乎是接受了这个猝不及防的设定,撕开糖包就往里倒,并用勺子把那团现在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的东西搅得更看不出来是什么。

叶修盯着桌上的小型多肉看了会儿,突然开口道:“说实话吧我觉得我现在这样也不是个事儿,都老大不小的了,也该给这地儿找个老板娘了。”

蓝河抿了口拿铁:“那你看上谁了?说出来让我听听是不是我认识的。”

“我看上你了。”

“……哈?”

“你那副表情简直是在问我是不是在开玩笑,”叶修叹气,“没开玩笑。”

“蓝河,我看上你了。”、

 

7.原作背景的世界线变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你好,我是蓝溪阁的蓝河,大号绕岸垂杨。”

 

 

 

*普修诺斯:希腊神话人物,黑夜之神(地神该亚之妹)之子,死神达拿都斯孪生弟弟(一版本说修普诺斯是哥哥),名叫修普诺斯,希腊文拼写作∑υμβουλ,英文拼写作Hypnos。他被希腊人描叙将作一个带翼的具有美少年形象的神灵,由于他属于第三代神祇,因此拥有强大的神力并且他力量大于诸神。他的主要神力是催眠,当他敲打魔棒或是扇动翅膀的时候,人就会入睡,因为他本身的力量大于诸神,因此他的催眠力量也是十分强大,连宙斯也逃不过他的催眠的力量。

 

 

后记:

想来想去我觉得我还是要解释一下最后一题

要不然有看到最后的姑娘汉子们误会多不好对吧

最后一题其实是大春没把蓝河调下来开荒而是派了绕岸来,当然账号卡还是叫蓝河没换

所以叶修还是遇到了这个蓝河但是它的操作者不叫许博远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糖对不对,因为题目都说了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所以这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发!生!的!

 

对了还记得那个第三题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吗

其实仔细看这句话像是老叶在开黄腔【你烦得要死啦快闭嘴

其实就是在开黄腔吧哈哈哈哈哈x

光天化日之下荣耀第一大神耍流氓x

 

都说到第三题了那我就得说说第五题了

【午后毛茸茸的日光不讲究也不加修饰的落在睡着的青年脸上】这句还记得吧,其实我开始打的时候打成了【午后毛肉肉的日光不讲道理的掉进来】

对吧我有病

还有这句【两排睫毛在那张清秀干净的脸上落下两排细密的影子】,一开始手滑成了【两排睫毛在那张清秀干净的脸上落下两排致密的氧化铝薄膜】

……?????exm????

所以蓝河的睫毛能跟光发生反应生成氧化铝咯【哪儿来的铝啦!!!

好吧其实这个只是九年级化学的防止铁生锈的方法x

 

哦哦哦还有那个第六题

其实我写老叶告白的时候啊

他的原型是山大王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人都说像是霸道总裁

我:……

好吧霸道总裁和山大王的性质其实都差不多对吧

“蓝啊我看上你了,跟我回去做压寨夫人吧。”

“滚。”

 

嗯就到这里吧

最后祝荣耀第一大神叶修生日快乐w

叶秋弟弟也一样x

 

溱鸦

于2016年5月29日14:08:31


评论
热度(21)
©是溱鸦吧 | Powered by LOFTER

还活着⸜(* ॑ ॑* )⸝

头像p站ID:53669906【作者:湯野】